天主教学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474|回复: 1

【旧作】山雨欲来,1966年5月的佘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8-17 10:4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部分:佘山恢复朝圣了
    佘山圣母朝圣地今年开放了!
   “防疫三年”,莫说朝圣,就是进堂也是奢望。但有些教友对今年上山需要查神父的证件、教区盖章的证明文件,以及教友刷身份证颇有微词。
我想这是必须要做的吧。今年重新开堂后,修师傅和全国各地的一些教友了解一下情况,感觉进堂人数照疫情前明显减少。我所在的堂口,在鼎盛时期的某一年圣周六我负责发复活彩蛋,每人一枚,统计一下那晚发出670多个,而今年目测不超过350人,也没组织发蛋。那么佘山圣母朝圣地是人数将是大不如从前还是摩肩接踵呢?我想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负责任的主办方一定会照最大来客量接待,而不能出现“他们没有酒了”的情况。
有的人杯葛需要“天主教教职人员证”、“教区证明”,实际上看一下教区的通知就能明白,这一条是民宗部门要求的:第3.1条规定以司铎身份上山的人需要出示“教职人员证书”,并且有教区盖章的证明文件,文件的下载网址就是民宗局的。这条似乎也暗示“合法”的司铎可以在朝圣地举行宗教活动。
因为宗教事务部门要“依法依规”管理宗教。教职人员的身份得合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,朝圣程序也得“依法依据”。有人可能会说,我的良心促使我不能领证及加入爱国会。那么修师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奉劝您,您就以朝圣者的身份上山,夹在两套法律体系之间,任何人不可能既要“信仰纯中纯”,又要活动无障碍。
教会管理当局对一些身份验证也是必要的,毕竟客人来自五湖四海,如果身份认证不严谨。一则可能出现假冒伪劣神职人员Cosplay,毕竟现在年轻人的受教育水平照三十前年平均增加两个档次,不排除有志青年假冒神职人员的可能,这样有可能发生亵圣。其二是如果教会本身管理不严,被主管机关罪责,板子打在承办者身上,而不是发牢骚的人屁股上。
下面看一下上海教区的通告,并再次感谢天主。
为确保佘山朝圣平安有序地进行,让大家满怀热心而来,满载恩惠而归,上海教区特制定以下几项朝圣注意事项,请配合遵行。
一、朝圣团体或个人必须先预约,请提前七天预约弥撒时间(除个别弥撒场次外,必须先有团体预约,才能开放个人预约。因每场弥撒有人数限制,团体入场人数不能超过预约人数)。
·团体预约网址:sheshan.missa.cloud
·个人预约请扫码:
   二、现场停车安排:已预约团队车辆停放P1停车场(请于预约时间前一个半小时到达)。
三、所有朝圣团体需配备自制标识。外教区朝圣团体带队神父请携带《天主教教职人员证》、“教区证明”。所有朝圣人员(包括神职人员)需通过进教之佑门,刷身份证上山。
3.1外教区神父请提前上传《天主教教职人员证》、“教区证明”(填写“跨省市从事宗教教务活动备案表”并加盖教区公章),共计2个附件。备案表下载地址:  
https://mzzj.sh.gov.cn/cmsres/b9 ... 076a6a898/b2c95c160 7cd973a4054616976d2e674.pdf
3.2上述材料请上传至预约系统,或携带(电子版本与纸质版本皆可)至现场。
3.3 外教区教友团体领队请上传堂区证明。
四、因朝圣人数众多,请大家服从现场服务人员指挥。遵守社会公德,提倡垃圾分类。山林区域中严禁明火,严禁吸烟。
以上事项,特此告知。
弥撒场次安排及预约动态,请关注www.catholicsh.org
佘山圣母进教之佑为我等祈!
联系人:某某神父 (电话)
天主教上海教区
2021年4月
第二部分:山雨欲来,1966年“五.一六通知前”的佘山
佘山作为中国天主教的圣山,最重要的朝圣地,新中国成立后一直被纳入监管之下,某网站上售卖四份文件,有两份是1966年5月1日(圣母月第一主日)和5月15日(圣母月第三主日)佘山天主堂爱国会的同志们总结的当日来朝圣的教友的人数、所属堂区、他们上山说了什么等等,这些材料被整理出来,用铅字打印出来汇报给有关部门。显然这组文件中的5月8日(圣母月第三主日)的汇报材料缺失。
还有两份是手写稿。一种一份“二续”是一个人记录的从5月12日到5月15日(“文革”爆发前的一天),每日山上发生的事,记录的非常详细,显然也是汇报给有关部门的。还有前15天的小结。这两份手写文件被我买了回来。
这是天主给我的礼物,这些汇报材料清晰地记录了文革爆发前上海、江苏、浙江一代教友的真实写照,是不可多得的史料。
第一份文件:1966年5月第一星期日(5月1日)佘山情况,【发文:第(天1259)号】(铅字打印)
一、概况:
日期:四月卅日下午---五月一日。
工作人員:爱国会蔡信德、張 方、李珊英、沈美君。
教徒人数:四月卅日下午到佘山的有朱家角来老婆婆二人,太仓沙溪公社来老婆婆1人。五月一日望弥撒的共41人(其中青年1人,余均老年,女多男少);从上海来的約10人,城东水产队来4人,泰来桥来3人......
弥撒情况:六点三十分开堂門,七点三十分弥撒。办神功的32人,领圣体的29人。献仪七元。
神甫情况:到余山的神甫有周萍荪、蔣敏声、周慎。推周萍荪做弥撒,他开始說不做弥撤已二年,不会做了。蔣、周二人听神功的。三人不敢多接触教徒,本想弥撤后就回上海,因王怡白教(叫)他們去看看陈坊桥新面貌而留下,实在他們只到塔弄就回山了(原文如此)。
二、思想情况:
陈坊桥水产队正集中开会,共有36条船。卅日傍晚我們到河边个别訪問了中老年的男女漁民各一,从他们的談話中反映,他們早已几年不到余山望弥撤了,理由是生产忙,开会忙而且也没有神甫来。問起开宗教会情况最好避而不答。今年談話态度较冷談,与往年不同,有警惕,与往年热絡的情况不同(可能对爱国会的同志比较警惕,修师傅按)。佘山脚下一只船也沒有。一日上午到陈坊桥水产队开了六个积极分子的座谈会,反映了漁民对教会剥削欺骗的认识,剥削方面他們很有体会,是已經接受过教育了。他們說四十岁以下的現在宗教已冷淡,看到了宗教的欺题剥削,认为信数只有坏处没有好处,若要找黑心人到天主堂里去寻。神甫是“修嘴修身”,也有人亲身看到过張涇育婴堂虐杀婴儿的事实,覚得看穿了,很气憤。而四十岁以上的則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想到堂里去,但怕人家讲,因此不去,一种是抱对抗情绪而不到教堂去的,他們說信仰不易就消除,正如乳儿断奶一样,开始总是要想的,但以后会逐渐习慣不想。
松江城东公社水产队四人是夜里二点钟跑到佘山的,說一年一次来拜圣母,他们有这信心。在中山拜好亭子就坐等开堂門。
泰来桥老姑娘吳宝英同来三人,在中山亭子前大念祷文,弥撤后对沈美君說,她四清运动中斗爭过,說她念經吃白食,給人付洗,她滿肚牢骚讲家中侄子都斗她,现在的青年人把念珠也拉断了,心口头只摆毛主席,天主背在背心上了。她现在看鱼塘,一月九工分,苦来,今天是倫偷来的。和李瑞英道別时說“天堂相会”。
上海来的四个宁波人,一男三女,男的从宁波来到亭前取出毛巾給圣母像圣心像揩灰,四人一同念了許多经,看起来四人是两处来的,一起談話都是用宗教語冒来诅咒,說現在到处是犯罪机会,隔壁是个黑教友要去反映的,所以今天偸倫出来。又說“至尊之父,至尊之母,我到死不会忘記,求主怜悯我等,救我等于患难之中。......”而且听起来平日有活动,自己安排占(瞻)礼念經时間。最后宁波男人借張方鋼笔写了另两个女人的通讯地址是:闸北明蔭路(66路到底)董家宅/5号、或58号。
太仓沙溪来的吳金秀老媽媽,中农,每年到佘山来,认识沈美君,她說:我落后人家有时开会也不喊我,但四清里我也开了十二天会,斗争了三个神父,斗老赵时小季来揭发,后来人家再斗小季。老的搞腐化我不信,小的倒是有,現在說信仰自由,但是一千多条船一只也不来。叫我摆脫天主做不到,所以是偷偷地以走亲成为名而来的。
青浦赵巷金星大队王銀秀62岁,她說圣母要接我去了,我圣母月星每星期日要来,养牛、倒马桶工作都托給媳妇了。要求天主快快天地終穷,圣教广揚,异端消灭,爭取背十字架,世上苦难越多,天上越光荣。她拔亭前草有人劝阻,她說圣母地方的东西谁也不能拿。她宗教会不去开,說我老頑固了,不去听。赵巷青年到上海开过会說传教士都剝削,其实神父难得来一次,大家自愿,哪里是剥削,他們总是讲神父不好的。这人与山下朱德仁娘交了朋友,李瑞英去拜訪,她也在。朱母的女儿是安老院修女,去年二月寄来了圣像、念珠、圣诞树,后来院长調了,她也調到了南洋母氏堂。朱母說那里很乱,我忧来,所以去求圣母,幸好今天望到了弥撒。她們二个在家发牢骚說望圣母发圣迹,一夜統統归化,反正总有一天,現在是魔鬼世界。
佘山小陆村陈方英夫妻来,女人60岁左右。說:工作队問我地富有嗎?我不睬他,答不知道。又問会长剝削嗎?我答为天主做事的不剥削。又說儿子年輕,堂里也不去,給魔鬼拖去了。四清中他們讲他們的,我这耳进去,那耳出来,政府怎样說,只好这样做。又說余山堂里今天有弥撒都知道的。
陈坊桥老地主对李瑞英說:越是干部,越要到堂里去捣乱,中山住满解放軍,解放軍不是老百姓,問起来指牢(原文如此)。現在是开会开会,开得堂里人也没有了。
此次到余山来的大多数是些落后反动的人,四清运动对他們压力很大,立城大队余吉修說:青年学习后,头都别过去了。他們到佘山来精神上都有压力,很警惕。上海荣德先領姊姊及女儿外甥等来,遇到了張方很尴尬,說弥撒已很久不望,五一节假日是来玩玩的,結果没有进堂望弥撤。(全文完)
修师傅按:这些教友心里的牢骚向沈某、李某发出来,殊不知这些同志正在踅摸各种落后分子的反动言论。
第二份文件:1966年5月15日(第三星期日)余山宗教活动的情况【发文:第(天1263)号】(铅字打印)
修师傅按:5月1日发文是1259号,到了15日已经是1263号文件,显然这半月还有四份报告我们无法看到。
5月/5日(星期六)傍晚到余山的有:
漁船八条(吳江县盛泽公社二只、莘塔二只、芦墟四只,姓诸姓章)。
金山一人(松隐公社四类分子王老太婆,当夜宿在东余山后部队医院隔壁刘品源外甥家)。
奉賢三人(妇女,其中二人平安公社七古大队貧农,当夜宿在陈坊桥旅館)。
南汇一人(中年妇女姓王,住南汇鎮天主堂女公所,当夜宿在陈坊桥旅館)。
5月15日晨来余山的有:
漁船二条(平湖)。
青浦一人(中年妇女,解放公社漁民)。
佘山当地二人(一青年妇女在陈坊桥磚瓦厂工作)。
南桥一人(南桥东青春公社)。
上海十二、三人(靜安区一人广东籍妇女李瑞琦,带鲜花一束奉献。
徐汇区三人:中年妇女一,小孩二,拜圣亭,沒望弥撒。
黄浦区二人:中年妇女。
卢灣区二人:中年妇女一,少年儿童一,拜圣亭,沒望弥撒。
宗教活动方面情况:
望弥撤的大小四十八人,領圣体21人,办神功29人。
献仪四元四角,弥撤金廿二元(弥撒八台是奉賢的,其中七台別人托带)。
吳江漁民多数是青年小孩进堂望弥撒,其中一个团员办神功,但沒来得及領圣体。
从上海到佘山的第二班車,有九人,七人只在圣亭前念經,不上山望弥撒。一中年妇女,拜圣亭非常虔誠,时擦眼泪,一老年妇女,跪在中山堂門口阶石上念經。
有人拔野草医病,經教育后未拔成。(想拔圣母像前的野草回家治病)
其他方面情况:
1.南汇姓王的妇女对六墩、周浦、湯家巷堂口都非常熟悉。讲現在有堂沒有神父。顾品賢苦来在劳动,郁輝理不尽本分,弥撒近二年不做。路上落掉一根銀鏈条、二个圣牌,心里难过,但又不敢找,怕人知道信教不好。在堂門口看到派出所同志很怕惧。
2.青浦解放公社还未开展社教。一妇女漁民在詢问农民在社教中是如何評成分的。
青浦万隆农中二百五十多学生听了顾廷华同志对佘山历史的介紹,受了一次生动的阶級教育。
爱国会往佘山工作的有:蔡信德、顾廷华、沈一飞、欧阳瑜。
进行宗教活动的种甫有:做弥撒陈辅民,听神功張亮賢。
第三份文件:二续
修师傅按:二续,显然是正文、一续之后的文件,这是手写文件,是笔者将5月12日至15日这几天的情况的详细汇报,有些字修师傅难以辨认,错谬也就在所难免。
5.12占(瞻)礼六,圣母月第12天,是日神工6,圣体22,教友不到30名。计岸上教友2名,渔民教友廿余名,到苏州杨家桥、太仓张泾渔船5条。
今天早上市宗教局吴佩云同志、同市爱国会唐国树先生、李文支先生、谢先生等来到山上,饭后转朱家村,支援夏耕夏种。
前日山上工友,先把他们的被帐等(向佘山借的5床)送到天马公社,今天连人带东西直达朱家村,五辆自行车,一条龙的向前进,要粮、要更多的粮,真伟大!
5月13日瞻礼七,圣母月第十三天,是日望弥撒的教友16人,计浙江平湖渔民教友10人,渔船2条,上海来的教友5人,松江龚家巷教友1人。弥撒三台,3元。
午后四时。上海张主教、陈辅民神父、市宗教局周主任、徐汇区宗教科曹科长、以及市爱国会副主任汤履道先生、陆薇读先生等六人,座(坐)车专车直达山下,还有松江政协周秘书,以及市爱国会委员谈光华先生、朱翔青先生来到,傍晚还有胡讷神父、叶廉青神父等来到。
是日住宿山上的教友:有松江:城区2人,城北公社五龙生产队1人;城西公社平样生产队1人,青浦城西公社西蔡生产队3人,浦东川沙薛桥公社张楼生产队3人,共计十有五人。
5.14,二主日,圣母月第十四天。是日加做弥撒9台,19元;献仪137.5元,神工110,圣体300,教友400多。早上松江宗教科施科长赶到。早上中山头台弥撒5点,第二台6点,第三台6(又)1/2,第四台7(又)1/2,共计四台。
九点,由市爱国会组织的各市区教友“上海朝圣团”来到,计汽车7辆。内有神父范良佐、周士良、丁弢、金鹤亭等,修士有俞凯、于锡宄、许崇喜等。修女有沙秀等30人。还有唱经班、辅礼节儿童20余人,共计270多人。
九点半,众教友集中在中山广场,整队出发,开始迎圣母上山,由范良佐神父主礼,一路公念玫瑰经,手持念珠,口诵心祷,爱母之情表达于外面,真是感动人心!
十时圣母迎到山头,开始主教唱经大礼弥撒,礼节隆重,歌声清雅,感动人心。另外外教人没有看见过主教的大礼弥撒,没有听见过教会的歌唱,觉得特别的兴奋,是日教外人特别多。
弥撒后,圣体降福,礼毕已经鸣钟十一下了。
主教下山时,从上山到中山堂,一路上教友拥挤在主教身边,争亲权,问长问短,亲亲热热,于此可以看到教友对主教的爱戴一斑!
是日朝圣教友,除上海朝圣团270名以外,还有其他各地来的100多名,如松江城区......金鸡浜......等堂口的教友。郊区七宝、唐家......等堂口的教友;市区的有徐汇、卢湾、黄浦等去乘公共汽车来的教友也不少,各教区有苏州渔船二三十条;客省有平湖教友十余人。
总之这次张主教来山,鼓舞了人心,增加了教友信心,满足了教友愿望,得到了慈父的降福,提高了觉悟,回去生产、拿出干劲、保证今年农业大丰收!
5.15占礼二,圣母月第15天,没有人来望弥撒,这是个好现象,因为渔民教友前天看到了主教,拜了圣母,提高了思想,都开船回去生产了。
九点半乘二班汽车来的,殷家巷会口徐、李两姓教友四人,有七宝会口女教友六人,是日收到献仪四元。
第四份文件:总结:半月以来的佘山朝圣情况
修师傅按:这个手写文件应该是作者给有关部门写的格式文件,有关部门将这个人写的和爱国会的汇报文件互相检视,信息收集密不透风。修师傅分析这个作者大概率是一个进步神父。
红字部分在原文件中是红线的,显然阅读该文的领导比较感兴趣,于是被重点标注出来。
先从朝圣来人看:渔民占绝大多数,由于今年渔民在“十二条指示”下得到了鼓舞,得到了不少便利,可以自捉自销、东捉西销,不受限制,只要到期完成缴产任务。就是缴产的,在劳逸结合之下,安排好休假日期,来来往往,也比较方便,因此今年朝圣渔民比往年多,这是很自然的。另外客教区渔民,如苏州教区,一般的说,都好几年没到过佘山。如有的说:“我已经廿八年没有到过佘山”;有的说我已经七、八年没到过佘山,至少有的三四年没有到过佘山;有的说我年已70,今年不到佘山去拜圣母更待何时?
他们离开佘山实然太远了,不像本教区渔民天天可以望见佘山,时时可以摇到佘山。他们很渴望去佘山,盼望佘山,想到佘山已经多年了,今年有了机会,来的比往年多,这是也很自然的。这次来到佘山的渔民,据我碰到的渔民,没有像过去那样偷跑出来的,一般都得到公社同意出来的,在这点上,他们的政治觉悟已经比往年提高了一步,这是值得表扬的!
至于岸上教友,浦南教友比松江教友远些,交通困难多些,也已经多年没到过佘山,因此今年来山朝圣的也比往年多些,再也比较广泛些,这也是自然的,其他堂口教友和市区教友,从开圣母月到今早并不多,至多每天一二十人,我的估计是否正确(朝圣团除外),还乞高明指教,再从朝圣来人的思想看:听他们念的经也可以知道些,譬如有几遍反动经文,有,无意脱口而出,由于念惯,由于不了介(解)经文意义,这是很多的。有,有意的,不是不了介(解)经文意义,因为我们一做手势,他们就改口了,不念加经了,他们存心来试试,看佘山神父怎么办。如果不加阻止,他们回去可以宣传,上海教区并不禁止念这些经文,我们仍然继续念下去!
有时我同他们了了(聊聊)天,他们叫苦的比较少,叫吃不饱的比较多,到底比较去年,已经少得多了,这些大都数是一些老人,经过分析,新旧对比,至少也明白些!
有一次我同任先生到陈坊桥去,顺便看看渔民,有个加(嘉)定渔民问我们,老龚现在在什么地方?他对反革命叛徒份(分)子叫老龚,当时因我们在岸上,他在船上,时已傍晚,我们还有二三里路走,因此不与他多谈,可见在渔民中敌我不分的不是已经没有人了。
对于补洗和婚姻问题,半月的本教区教友没有碰到过,有,只有客教区的几个渔民教友,经过说理,摆事实,也明白过。是否心服,难说。
末了半月以来的工作汇报表
        弥撒金        献仪        神工        圣体        教友人数        神父
开圣母月
(4.30-5.3)        159        197        931        1330        1400        3人,张、叶、胡
头主日(4-7)        41        128.7        286        446        531        2人,张、唐,胡不来
二主日(8-15)        26        175.7        227        609        805        3人,张、叶、胡
总结        226        501.4        1444        2385        2736       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8-23 06:1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以前也发过,发重了,想删还删不掉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,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,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。

GMT+8, 2024-5-27 13: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