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主教学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224|回复: 0

十年浩劫期间两位修女的命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3-1 01:3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修师傅按:下面这个故事来自著名作家许地山的女儿许燕吉的自传《我是落花生的女儿》一书中,许大姐记录“十年浩劫”她在石家庄南兵营监狱目睹的一位主教被打死,两位50多岁的修女被迫嫁人的故事,仔细读非常耐人寻味。
修师傅初步断定,许大姐说的那位被打死的主教是献县教区赵振声主教,求主垂怜!
“反%共救国军”闹得人心惶惶之际,有一天早饭,伙房给了王志劳和何春梅白面馒头,说是队长吩咐给的。大家都莫名其妙,因为我们这些不是公民的人是不许吃细粮的。饭后,女马队长来叫她俩穿戴整齐,随她到社会上参加大会。
王志劳是天津人,在天津入了修女会,也师从波兰神父学了眼科。她被捕不是黄尔营的朝圣一案,而是她向政府要求收回被充作他用的天主教堂,判了七年,关在南兵营劳改队。我到二监狱后不久她也刑满来就业了。我们相识多年,她向我诉过冤屈,说要教堂是政协干部多次动员她出面要的。也是条出洞的傻蛇。
那位何春梅是坝上崇礼县人,本来叫何崇美,女马队长令她改名,就叫何春梅了。她是天主教家庭出身,入修会后学医,在张北县天主教办的医院当内科医生,因为不赞成脱离梵蒂冈教会被捕,刑满时调来就业的。她人很瘦弱,个子也小,总是笑眯眯的,没有一点儿脾气。她们两人都50开外了,那天开会回来,情绪低落,大家也没有在意。
过了一两天,难得的犯人大院里演电影,就业人员也整队去看,女马队长来把何春梅留下谈话,等我们回来女马队长才走。何春梅不住地在哭,我们问她,她只是摇头。第二天晚上的会就是批判天主教,男马队长也来了,我们才知道,那天她们俩还有一位主教犯人,是被大汽车拉到了栾城县,参加群众批斗天主教的大会。会场上人山人海,红卫兵们掌握着群众,知道大汽车下站着的二女一男是天主教的修女和主教,一声大喊,群众潮水般地涌过来,吓得王志劳大喊:“我不信了!”群众便转而殴打何春梅和那主教。男马队长看形势严峻,便从车上探下身子抓住何春梅的衣领,一下子把她提到车上,救了她一命。那主教就被打死了。
那主教我看见过,是陪人“一路行”回宿舍给孩子喂奶穿过男犯大院时见到的,车间的男犯告诉我才知道那是个主教,长期关在禁闭室里,人们都上班走后才让他出来晒晒太阳,怪不得那白发老头儿皮肤那样惨白,体态那么孱弱。他绝对吃不住乱拳暴打的,也明白了为什么让王志劳和何春梅吃了白面馒头,因为这一去有可能就回不来了。大家去看电影那晚,女马队长来和何春梅谈话说:“那天那阵势你也见了。现在革命不允许天主教存在,你若还坚持要信,你就要被消灭,我也救不了你。我若是不向你说明,觉得对你不住。”说得何春梅放声大哭。今天这会就是要她俩当众表态。王志劳先表态,她说家里并不信教,是母亲去世留下六个弟妹,她实在管不过来,便将两个小妹妹送到了天主教的育婴室,因此入了教。后来她又在天主教办的刺绣厂干活儿,挣点儿钱给妹妹们交饭费。修女们看她很能吃苦耐劳,就劝她入了修会,当了修女。现在她知道天主教是帝国主义的工具,就不再信教了。
何春梅却说她祖辈都奉教,信天主教都五十多年了,不可能再活50年,所以不愿意放弃信仰。她说女马队长苦口婆心地劝她是为了她好,若是再坚持,被群众打死也对不住马队长。说完又大哭了一场。
这次会后又开了几晚上的批判天主教的会,我也发言,把我不信教的原因说了一遍。王志劳说了在修会受的苦,她入的是
苦修会,自然是内容很多的。光说这些还不行,女马队长还叫她说被神父强奸的事,开始她说没有,后来经不住大家的“斗争”和队长的加压:说“没有”就不算和教会断绝!王志劳就编了一套,过了关口。何春梅不会编,女马队长就诱导她,问有没有过和神父单独在一起。她说有过,但没有强奸她。大伙正要向她“斗争”,女马队长却说:“这就行了。不一定要强奸嘛!”意思是顺奸也算交代了,还叫记录快点儿记上。我只有瞠目结舌,别人也恍然大悟,女马队长真是高明。何春梅也没再辩解,顺坡下驴,算过了一关。我根本不相信,修会的规矩是很严的,神父不可能在修会里和修女通奸。
接下来就是逼她俩结婚,男方都是队长介绍的,都是刑事问题的就业人员。王志劳选了个身体较好的北京人,何春梅选了个长得较好的人民内部犯罪者。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天主教学术论坛 discuz已被腾讯收购,本站已无法再保证客户信息安全,请在发表信息时三思。

GMT+8, 2024-4-14 08: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